五金_紧固件行业历史随笔_hc360慧聪网五金行业
中国的紧固件行业,萌芽于1958年,其跨越式发展早在1958年之前,就已经处于酝酿和试探之中。历经半个世纪的发展, 中国已成为紧固件生产大国,全国现有大大小小的紧固件企业7000多家,2007年的紧固件产量达到了525万吨,占全球紧固件产量的四分之一强,产量已连续多年稳居全球第一,但目前我国生产的紧固件大部分为低强度、低档次产品,其中8.8级以下普通低档标准紧固件约占45%―50%。
pic

紧固件档案:

紧固件,市场上也称为标准件,是应用最广泛的机械基础件。目前全球紧固件主要用于汽车工业、电子工业和建筑及维修工业。其中,汽车工业是最大的用户,需求量约占紧固件总销量的23.2%。

小作坊 土生土长的技术

当年的‘作坊’,犹如一块待开垦的处女地,中国的紧固件工业,将要也只能在这块土地上生长和发展。随后不久,国内这些作坊式的小紧固件厂将迎来意料之外的、跨越式发展的春天。

pic

紧固件产业在原始的小作坊里孕育、发展并最终走向世界

闹市中的工厂:两班工作制,“噪音难耐”

工厂地处长江中游大城市之一——武汉的汉口闹市。几间不大的厂房散布在一条小街上,距古老而繁华的“中山大道”的车间,最远的直线距离不过约一、二百米,最近的仅十几米而已。从厂里去汉口著名的江汉路,也不过两站公交车的距离。厂房的街坊就是杂货店、茶馆之类的商铺,工厂生产的叮当轰隆声、商家的叫卖声、茶馆的说书声交相辉映,这是所有“街道工厂”的风景。 [详细]

产品成型基本方式:压力机热镦+手工热锻

用压力机热镦和手工热锻,是产品成型的基本方式。特别尺寸是直径特大或杆特长的、批量小的,多用手工,批量稍大、中等规格的,则用机床热镦。成型模具用最简陋的办法制造,车、刨加上钳工手工修整而已,磨床是没有的,用砂纸、油石打磨打磨就算“精加工”了。模具的热处理也用煤炉,全凭师傅“察言观色”(肉眼看加热温度和回火颜色)掌握,这或许就是已沿用千年的技术。 [详细]

“方板牙套丝”技术:基本绝迹

螺栓最主要的元素——螺纹,一律用“方板牙套丝”,这是一种现已基本绝迹的技术。螺纹的表面光整程度,全凭师傅手工修磨板牙的手艺控制。螺母的螺纹,虽然也用“丝锥”攻制,但并无“精度”概念,攻出的螺母能套上螺栓,就“可以”。“毛制品”也罢,“光制品”也好,也都是不做表面处理的,涂油防锈即可出厂。 [详细]

一盘大棋 妙手生花

就在全民炼钢狂热开展之时,在北京有那么一小批人却已在谋划一盘以中国版图为棋盘的“棋”。北京部里的一些人,一直非常清醒地知道,当时中国的工业最最需要的是打好基础,而不是什么跃进。作为工业的最基本元件,紧固件无疑是重要基础之一。

pic

前往沈阳螺钉厂培训的人员,像种子一般撒在了中国大地上

沈阳螺钉厂:“开棋布局”

早在1955-1956年,第一机械部就选中了地处东北沈阳的一家部属机械厂,引进了前苏联、东德的紧固件现代化设备,建起了中国第一家装备水平与当时世界水平相当的专业厂,这就是当年的沈阳螺钉厂。显然,这可说是布局开始的第一着“棋”,事后看来,这无疑是一个试点,也是一个示范,一个“根据地”。 [详细]

冷镦工艺学:中国紧固件行业的“圣经”

该书依苏联原书翻译而来,是一本涉及紧固件冷镦工艺、工模具、设备等内容,既全面又实用的专业书,也是当年和往后数十年间在国内能找到的唯一一本紧固件技术专著。当年行业技术人才的成长,实在有赖于它的指导,它几乎就是中国紧固件行业的“圣经”,如此及时地翻译、出版此书,真是功德无量。 [详细]

“黄埔军校”:我国紧固件技术发源地

刚刚建立不到两年的沈阳螺钉厂,在短短的两年之内,已经掌握了最基本的现代化紧固件装备和工艺技术,足可担当“老师”之大任。于是,武汉、西安、重庆等地的人员,均纷纷前往沈阳学习。此次培训大致在1959年即告完成,粗略估计,数十名技术人员,数百名各类新设备的第一代操作者,像种子一般,就这样撒在了中国大地上。中国现代紧固件工业,将以此为基础,演变为茂密的森林。 [详细]

潮起潮落 柳暗花明

上世纪70年代初期,中国紧固件行业面临着一场严峻的考验,伴随着动荡的社会,行业内也演绎着由由“冰、火、血、泪”揉合成的残酷现实,经历着亢奋、辛酸及其无法预知的命运。

pic

在“跃进”思想的错误引导下,紧固件生产换来一堆废铁

“全民大炼钢铁”之“跃进”风波

在“跃进”的影响下,工厂定下了“要比苏联人更先进”的“百台机器一人开”的宏伟计划,要在总控制台上操控全车间数十台各种成型机、切边机、搓丝机、攻丝机,人们兴奋地等待“百台机器一人开”那一刻的到来……不幸的是,真正开动起来了,疑虑变成了现实,故障比单机更多,其结果与“大炼钢铁”一样,收获的是一堆待处理的废铁。 [详细]

“调整压缩”:紧固件厂痛苦坚持

1961年一开年,一纸文件下来,对工业企业要进行“调整、压缩”。工厂保留了“最精华”的人员,开始了痛苦的坚持,目标是“坚持到形势好转”。就这样,差不多坚持了三年,全国的经济形势奇迹般快速好转起来了,发展的曙光再次照耀到了紧固件行业。 [详细]

柳暗花明:汽车带动行业发展

此时的紧固件行业,正在为如何达到国家标准规定的最低要求拼命努力。作为汽车行业的全国领导部门(机械部“二局”,即“汽车轴承局”),以国家全局和专家的眼光,敏锐地看到了汽车用紧固件的未来需求和当时紧固件行业的不足。由此,他们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要在由国家一手扶植起来的现有紧固件企业中,选择厂家,加以进一步地武装和提高,以满足将来汽车工业发展之需。 [详细]

“战国”“春秋”

行业向“高附加值产品”转型,向“更高、更强”发展的宏愿,成了一道难解之题。行业欲解此题的愿望在90年代即已萌发,且日益强烈,直至如今。虽历经20年,却没有显著的进展,这无疑已成行业的心病和憾事。

pic

行业向“更高、更强”发展的宏愿,成了一道难解之题

墙内墙外:体制之间的差距化发展

80年代以前,紧固件行业基本还是国企的天下。资源的不合理配置,导致了一大批竞争意识缺乏、不求上进的“公子企业”。80年代中期以后,国家开始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决定把包括紧固件行业在内的一批“小行业”首先推向“市场”,即所谓“抓大放小”。实践表明,这一“拆墙行动”,对于被扶植的企业,显得太早,而对于其他国企来说,显然又太晚了。 [详细]

“优胜劣汰”:接受市场挑战

紧固件行业被逐渐推向市场大约是在80年代末,最早的迹象是“计划”份额的递减。老配套企业大多没能适应这种改变,“骨干”中的大多数企业,包括行业最早的领军者,有行业“摇篮”之称的东北某紧固件企业,一度兴旺的上海紧固件企业群以及汽车行业扶植的紧固件骨干厂等等,大多从此日渐窘迫,甚至走向解体、衰亡。 [详细]

大国变强国:行业未来何去何从

现在存在于中国大陆的紧固件工业企业数以万计,各显神通,群龙无首,大可称之为“战国”。小型的、中型的乃至大型的民企无以计数,合资的、外企独资的方兴未艾(国企已寥若晨星)。它们都在中国这块充满机会的地面上,抱着各自的目的,施展拳脚,要分到一块更大的“蛋糕”。如何将它们的力量整合起来,成为行业发展的至关重点。 [详细]

 

回顾若干年来,紧固件在中国,乃至在世界上都一直遭遇不同程度的轻视或忽视。“技术低”、“门槛低”、“劳动密集型”,几乎成了这个行业的标签。在品味历史、感受荣耀的同时,如何整合行业的整体力量,发展“行业强国”,成为深刻的历史命题。

本期策划与制作